今日头条,头条新闻,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有传资讯 > > 创业 > 正文

冯鑫涉嫌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暴风为何急速坠落?

2019-07-30 14:40:06    猎云网

7月28日下午,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近日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虽然暴风表明,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也将制定相应工作管理办法及应急预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项经营活动平稳运行。但毫无疑问,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一事必然会给本已风雨飘摇的暴风带来不小的冲击。

据悉,暴风于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曾创下40天36个涨停的辉煌战绩,股价一度从7.14元的发行价暴涨至327.01元,市值逼近400亿元。但在此之后,暴风在资本运作、战略制定上频繁出错,屡次陷入危机当中,到今日,其股价跌落至6.3元,市值仅剩20.6亿。

冯鑫涉嫌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暴风为何急速坠落?

忙收购,错过股票增发融资时机

虽然暴风在上市时被市场看好,股票多次涨停,但在当时,其仅有暴风音影一款产品,难以支撑较高的市值。为此,冯鑫为暴风未来的发展提出“DT大文娱战略”。

“DT大文娱战略”具体表现为N421,即以DT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打造影业和体育2块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依托PC、手机、VR、TV 4块屏幕,发展广告、电商、金融、硬件、O2O和游戏等N种商业形式和载体。

之后,为了快速搭建起暴风的生态系统,冯鑫采取了快速收购的策略。2016年3月,暴风发布公告,称将以31亿人民币,通过定增等方式收购影视公司稻草熊影业、游戏公司立动科技、游戏发行公司甘普科技

冯鑫打算一边用收购撑起暴风的市值,一边借此在股票市场做定向增发募资。计划看起来两全其美,但他没有意识到,当时的市场已经发生了改变。

2015年股灾之后,证监会开始大力推进“脱实向虚”,而监管首先面对的就是影视类公司。稻草熊影业、立动科技、甘普科技的总资产只有2.19亿,但暴风却开出31亿元的收购价,证监会在不久后否决了此次收购案。

暴风上市后的首次定增申请失败,而更为严重的是,公司忙于收购,错过了在2015年股价高点做股票增发融资的最佳时机。股价疯长的时期,这家明明置身其中的公司只做了“吃瓜群众”。

之后,暴风又先后两次提出定向增发融资计划,但均未获得批准。冯鑫后来反思称,失误源于自己和团队对于A股资本市场的不熟悉,没有理解到不同属性的钱。

追风口,多次在资本运作上犯错

冯鑫是一个追着风口跑的人。从VR到体育、电视,甚至区块链,“风口热”给暴风股票带来多次涨停,但为了追赶风口,暴风也多次在资本运作上犯错,给自己埋下一个又一个炸弹。

受扎克伯格20亿美金收购Oculus Rift的影响,冯鑫在暴风上市后,着手发展 VR,其创办的暴风魔镜成为国内最早进入VR领域的公司之一,当时的市场也给予了积极响应。

冯鑫涉嫌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暴风为何急速坠落?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月,在暴风魔镜获得A轮融资仅7个月之后,其再次获得2.3亿元的B轮融资,估值高达14.3亿元,远超A轮后5000万美元的估值。

在短期内能获得大量融资,与冯鑫和资本方签下的“对赌协议”分不开关系,中信资本在内的投资方要求,如果暴风魔镜在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收购,冯鑫个人要兜底,回购股份。

而到2016年,随着VR行业的降温,暴风魔镜的业绩变差,获取新融资也更加困难,看衰暴风魔镜的B轮领投方中信资本在此时做出提前撤资的决定。为了不给已上市的暴风集团带来负面影响,冯鑫自讨腰包偿还了中信资本5000万元,但依旧欠款4000万元。

拖欠欠款无法偿还,中信资本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327万的股份。

在当时,除VR之外,体育成为暴风追赶的另一个风口。随着乐视体育拿下英超在香港的独家转播权,腾讯体育以5亿美元签下NBA 连续5年的独家转播权,冯鑫为了跟进体育赛事版权大战,有了“以小博大”收购MP&Silva的计划。

MP&Silva在当时有英超、意甲等体育版权,其估值已经超过10亿美元,定向增资失败的暴风为了收购MP&Silva,建立了可“以小博大”的上海浸鑫基金。其中,暴风出资2亿,光大出资6000万元,通过撬动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来收购MP&Silva的多数股权。最终,招商银行以28亿元的出资额成为浸鑫基金最大的出资人。

但浸鑫基金得以顺利建立有一个前提,即在一年半内暴风上市公司要接盘MP&Silva,之后,基金完成退出,但若基金亏损,暴风和光大作为GP,将补偿优先级投资者招商银行的本金和保底收益,此外,暴风不仅要并购基金投资的项目,也向基金的其他LP提出回购承诺。

然而不幸的是,仅两年半的时间MP&Silva即宣告破产清算,作为基金的发起人,暴风和光大都需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

根据公告,该交易给公司带来1.4亿元的权益性减值和4800万的坏账损失,亏损严重的暴风此时已无力偿还债务。

更加不幸的是,浸鑫基金于今年2019年2月底届满到期,在之后,光大方面称,自己是在暴风承诺回购MP&Silva股权的基础上,才会兜底债务,然而暴风和冯鑫并未履行自己的义务。到5月份,光大正式对暴风集团提起诉讼,要求暴风和冯鑫补偿其7.5亿元的损失。

若暴风输掉和光大的官司,其又将会背上巨额债务。

All for TV,押注电视未能救火

2018年年初,冯鑫提出“All for TV”的集团策略,表示未来要聚焦电视业务。“我们以后不谈铁三角(暴风电视、暴风影音、暴风魔镜)。2018年到2020年,我们内部和对外只说一件事情,就是暴风电视。” 2018年4月,冯鑫在发布会上再次表达了全力发展电视的决心。

但暴风TV采取的是与乐视相似的“互联网打法”,通过补贴增加电视销售,并用电视广告分成来补贴硬件亏损。

暴风2017年财报显示,电视销售的毛利率仅为-3.51%,而到2018年,其电视销售毛利率更是下降到-31.97%。

冯鑫涉嫌犯罪被采取强制措施,暴风为何急速坠落?

暴风的电视业务毛利率始终为负,处于销售越多亏损越大的阶段,而其在电视广告方面的发展也始终无法弥补损失。根据暴风披露,2016年和2017年TV业务的亏损都超过了3亿,到2018年,其TV业务硬件销售净亏损有所下降,但仍达到2.8亿元。

4月26日,暴风集团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当年总营收为11.23亿元,同比下降41%,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负10.9亿元。对此,暴风集团做出解释称,是由于承载互联网电视业务的暴风智能受资金周转影响,库存备货不足,收入有所下降。

此外,暴风集团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当季的营业收入为7120.51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1.60%;净亏损达到1749.5万元,同比下降40.77%。

今年5月份,暴风TV曾给大区员工发出正式宣布队伍解散的微信通知,而在此之前,据暴风员工爆料,暴风TV已经拖欠员工工资很长时间。但暴风集团在之后发布澄清公告,称“暴风智能业务仍在正常经营,为优化结构、控制成本,暴风智能对行政、线下销售等部门进行了调整,技术、产品运营等核心部门不受影响。”

6月30日,暴风TV CEO刘耀平曾对媒体表示“公司账面上一分钱也没有了,无法解决欠薪问题。”

亏损、欠薪、解散,被冯鑫给予厚望的暴风TV没能把暴风集团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反倒又将其向下拉了一步。

冯鑫在2018年7月内部复盘时曾总结:“造成这种局面99.999%的怪自己。”他把错误归结于自己和团队不懂资本和管理,尤其是三次定增的失败。但除此之外,冯鑫签下的对赌协议、制定的“以小博大”计划无疑对暴风集团的发展产生了更为严重的影响。

在资本运作、战略定制上屡次出错的暴风本就处于风雨飘摇中,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无疑将会给其带来更进一步的冲击。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